我的地主生涯 第10章秘闻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阿大根本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慌,皇上没了,皇上已经没了,阿大的心里更多的是怕,就好像家里突然没了主心骨一样,他从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浑身在颤抖,抑制不住地颤抖,他唯一想到的就是把这个消息尽快告诉少爷,少爷会知道该怎么办的。于是阿大一路飞奔而来,路上甚至还摔了几跤,可是他甚至都感觉不到痛了,爬起来继续跑,此时的他早已忘了礼仪之说,只是下意识地推开门就进来了。
  我疑惑地看着这个仆人,阿三走了之后,阿大和我的关系亲密多了,平时挺稳重的一个人,现在却变得如此慌乱,我的脸色也变得慎重了。
  「什么事?这么慌里慌张的。」
  听到我的问话,阿大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变得更是惨白,牙齿打着颤说道:「少,少爷,皇上,皇上没啦……」
  一句话没说完,阿大就像垂死之人般喘着气,那粗重的呼吸就像一下下敲击在我的心上,弄得我也是浑身难受。
  「等等,皇上没了就没了吧。」我鄙夷地看着阿大,不满地把书放回书架,「皇上也是人,当然会没了,你这样算怎么回事,一点见识都没有,显得我这个主子都无能了。」
  「扑哧」,翠莲也听见了我们的对面,眨着一双妙目盯着我,那顽皮的眼睛好像在诉说着我的「无能」似的,弄得我心头一阵火起,要不是旁边站了个碍事的货,我准狠狠地办她,我也装着凶狠摸样回瞪过去。
  「少爷,少爷,皇上没了,以后都没皇上了,呜呜……」阿大再也受不了内心的无助和我的误解,伤心地哭了起来。
  「没皇上了?」
  我和翠莲同时发出了惊呼,四只眼睛一齐盯紧着阿大,只盼阿大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以安定我们那越跳越急地心跳声。
  「恩,没皇上了,以后都不会有了。」阿大终于缓和了下情绪,哽咽着回答我们,「听那些逃难的说,皇上早没了,现在是什么大总统在位,现在外面到处在打战,有和洋鬼子的,有自己打自己的,反正都在打。」「等等。」我不得不打断阿大,这么多杂乱的信息突然涌来,我不由一阵晕眩,无力地在椅子上坐下,看了眼翠莲,这丫头也是一脸惊奇,小脸也是一片煞白,我估计我的脸色也不会好到哪去,我们两人在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惊恐。
  「少爷,少爷,不好啦,不好啦……」阿二的声音也跟见鬼了似的传来,他也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脸色只能说是惨白了。
  「你又怎么啦?」我烦躁地吼了一声,才觉得心头稍稍舒畅了点,今天的事情实在是让我毫无准备啊,「有什么事你好好说,别跟叫魂似的。」「少爷,管家,管家……」阿二的脸色变得更白了,好像最后的血色也被挤干净了。
  管家?我的心里一突,账簿的事还没完,难道又出事了。我不由焦急地问道: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好好说。」
  看着我一脸的狠色,阿二结结巴巴地说道:「管家,管家他带着家丁把那些来避难的都打死了……」
  「打死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思维跟不上今天发生的事情了,这一环环的弄得我眼前一阵黑灰,我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了看屋里的三人,他们也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走,带我去看看,阿大,你也去。」我招呼一声,带着阿大、阿二急步而去。
  我现在有一肚子疑问,可是却不知道该找谁解答,现在看来只有管家能为我解疑了啊。我不由地加快步伐,心里的气越来越不顺,只想快点找到管家抒发下,让他知道这个家究竟是谁说话。
  我急匆匆地赶路,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管家闪身进了书房。
  翠莲看着管家进了书房,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这个男的她太熟悉了,因为就是她把自己带进了那个黑色的屋子,也是他负责她日常的生活,可是翠莲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甚至很是厌恶他。
  翠莲冷冰冰地问道:「你进来干吗,有什么事?」「我可能马上就会离开,我来提醒你一下,不要坏事,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的。」
  翠莲看着眼前冷冰冰的眼神,感受着他身上那冰冷的气息,全身好像被置入冰窖中一般,止不住地颤抖着。翠莲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她被拎进了那个让她觉得害怕的房子,而拎她的就是这个老头,她永远忘不了被他脱光了上下翻看着,也忘不了对她做的那些事,可是她却不敢反抗他,从他打到她身上的第一拳开始,她就再不敢反抗了,那种三天三夜的刺骨疼痛,那种吃什么吐什么的难受感,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感觉,这些都是翠莲脑海中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


  翠莲给自己暗暗鼓了鼓劲,紧咬着牙根张口道:「哼,我现在已经是少爷的女人!」
  「恩,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管家看着翠莲那强装颜色的白惨惨的脸蛋,嘴角讥诮着浑身一抖,一股更强的起劲朝着翠莲而去,「过来!」那种感觉又来了,翠莲全身好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她的魂灵好像被那股起劲抽走了,她软软地跪趴到地上,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迷人笑容,圆滑挺翘的臀部耸立着一摇一摆,款款地爬到管家身边,脸蛋凑到他的裤腿处摩挲着。
  「你刚从不是很强硬吗?哼,记住,你永远只是个下贱的女人。」管家冷眼打量着身下妩媚的女子,在他眼中一点怜惜的味道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冰冷,「记住,好好做你自己的事,不然,我就把你变成一条真正的母狗。」翠莲强忍着眼中的泪,讨好地、谄媚地把自己的头凑近管家的胯部,轻柔地拱着,那里虽然空无一物,可是这样的动作会让这个变态的老头得到极大的满足,这样她也会更安全。闻着那股骚臭的异味,翠莲恶心地想吐,可是脸上却满是欢喜,小琼鼻还大力地嗅着,一副满足的表情。
  村东头,在阿大的带领下,我们三人来到了「避难者」曾经呆过的地方,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只剩我家的几个家丁在反复冲刷着地上的鲜红,周围的村民家也是紧紧关着门,我突然感到一阵心冷。
  「管家呢?」我大声地吼道。
  「老爷,管家已经回去了。」几个家丁恭敬地给我行着礼。
  我一跺脚,也不理那几个家丁,带着阿大、阿二又急急忙忙地往家赶。
  「阿二,你刚才是自己看见的吗?」我一边赶路,一边气喘吁吁地问道。
  「不,不是,我刚才,在外面闲逛,听,他们说的,就来禀报了。」阿二比我更是不堪,嘴里不断哈着气,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书房中,管家一脸满足地站在那,脸上的皱纹里好像都盛开满了花朵,很是灿烂。身下的女子的美貌很能满足自己内心的需要,要不是为了报答老爷的恩情,自己也许会把她收入房中吧,可惜,自己下面……想到这,管家脸上一阵抽搐,凶狠的神色再次浮现,冷冰冰的气息弥漫着整个书房,两只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抓住翠莲的头,把那娇丽的容颜狠狠地按在自己的胯下,用力地摩擦着,那畸形的快感充斥满了他的心头,家里的老婆那衰老的容颜早已不能满足他。
  翠莲感觉自己的灵魂离自己越来越远了,那恶心的臭气,那死命按着她头的手,那大力摩擦带来的疼痛感,翠莲甚至有了不如死去的想法,可是她知道自己不会死去,在这个老头身边,她连死的权力都没有,她只能咬紧牙强撑着,她的心里期盼着心里的那个人儿快回来,回来拯救苦命的她。
  不知道是不是有神仙听到了她心里的话,管家松开了双手,冷冰冰地说道:
  「记住我的话,少爷回来了。」说完,就再不看她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翠莲无力地坐倒在地上,咬紧了红艳的唇,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因为她现在没有哭的权力,她绝对不能让少爷看出什么来。
  「少爷,你这么急匆匆的,是到哪里去了?」管家恭敬地在园子口迎住了我。
  我强压下胸腔中浮躁不畅的气息,言语轻颤着问道:「管家,你为什么把几个外来人给打死了?啊,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家……」「少爷,我杖杀他们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震惊地看着管家,不解和愤怒充斥着我的胸膛,「你,你竟然把一切都推在我身上?我什么时候叫你去杖杀他们了?」「少爷,我们还是去老爷书房谈吧,这件事不宜太多人知道。」我看着管家那不卑不亢的模样,心头一阵火大,转眼一看,远处家丁在那缩头缩脑地偷看着,身后阿大、阿二也竖直了耳朵,我也清楚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去书房,阿大、阿二,你们出去随便逛逛。」说完,我带着管家往书房走去,到了门口,我突然想起翠莲,不由紧张起来,推开门才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并不在里面。我松了口气,到桌边坐下,看着管家在桌前站定,不由急声问道:「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少爷,现在是1919年,没有皇上已经8年了。」「8年?」我不知道我现在脸上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了。
  「村里知道这件事的也就老爷和我,为了村里的稳定,我们把一切传递这个消息的可能都给抹杀了,现在外面是军阀割据啊,越打越厉害了,到处在招收青年男子,所以才会有难民拼了命来到我们村,我本来想就让他们这样苟活下去的,可是少爷你让阿大去询问他们,这才给他们带来了死亡啊。」感受着管家恭敬外表下的冰冷,听着那冷血的言语,感受着那突如其来的陌生感,我的心不停地往下沉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认识过眼前这个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了解这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言语,也不知道该怎么维持这样的一个家。


  「少爷,你不用对我起疑,也不用针对我,这一切都是老爷的安排,我只是按照老爷的吩咐行事。季家村并不为外人所知,村里人也没有外出过,以后这里就是个『世外桃源』,你要做的就是维持这里的孤立于世,这样才能保住整个季家村。外面的店铺老爷早就转手,至于钱的去向你也不用管,那是老爷安排的后路,我会按着老爷的嘱咐铺好这条路。至于少爷你,一个就是要压制住体内的毒,还有就是要发展武装力量,用来保住季家村,实在不行,到时我回来接你走。」「接我走?你要走?」看着眼前这个冰冷的老头难得流露出的慈祥,我心里涌出了一丝难受。
  「是的,我要走,我要去营造一条后路,这些年我也培养了一些家丁,他们已经有了功夫底子,到时就由他们来保护少爷。」「功夫?你会功夫,你到底是谁?」我惊讶地看着管家,我终于彻底明白,我从来没有了解过眼前这个人,我也从来没有了解过父亲,我不知道他们的安排,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