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娜的逃逸完

添加:2016-09-22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一章 兽人的异变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的女王多莉,用懒洋洋的声调询问着台阶下的各位大臣。

  几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多莉的脚边,那里一个身穿黑色紧身奴隶皮装、四肢着地的女孩身上,女孩艳丽的小脸上透着兴奋的红色,空洞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直直的盯着前方,口水不停从带着口枷的嘴角边流出来,伴随着身体的抖动,女孩还不时的大声哼叫两声。

  多莉的右手摆在女孩的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不时的轻轻拍两下,就好像对待一只心爱的宠物一样。

  这个女孩就是半年前崩溃的爱丽娜,如今她已经完完全全的适应了战狗的生活,无时无刻不伴随在多莉的身边供她淫乐的同时还保护着这位女王的安全。对于多莉和雪利的话,爱丽娜会绝对的服从,并尽量的做到最好,然后爬到下命令者的身边献媚的用舌头舔着主人的脚或者用头蹭着主人的腿,眼里射着渴望的目光,只希望主人能对淫兽之心下达命令,好让她尝到热切盼望的高潮。

  多莉愉快的抚摸着爱丽娜柔软的秀发,心中却想着地牢中那个新进的女奴,她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尽管她永远都不会讨厌爱丽娜,但是比起那个仍在反抗期的新女奴,言听计从的爱丽娜已经不那么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了。

  “报告!”一个侦察兵急匆匆的进门,跪倒在地,打断了多莉的沉思。

  “什么事?”多莉皱眉瞪着跪在地上的侦察兵。

  “北边的暗黑森林里有大规模的兽人部队活动,这一次看起来明显的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它们甚至派出了侦察兵,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的。我们的间谍在传回了最后一个讯息后便没有了音讯,最新的消息指出,一个有高智商的狼人做了兽人的军师……”

  “什么?!”多莉在听到狼人两字时猛的站起身来,激动的颤了两下才又坐下。“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雪利留下,其他人都退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

  “怎么办?怎么办?”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多莉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在雪莉面前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应该是多拉无疑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能保存自己的意识,真是个顽强的角色。”比起多莉,雪利真是冷静多了,她才是艾坦国的真正决策人。

  “我也知道肯定是她,关键是我们该怎么办,万一让人知道她还活着那还得了?”

  “你冷静一点。”雪利轻蔑的看了多莉一眼,接着说:“别说她不太可能碰见正常的人,就是碰见了,以她现在的样子,人家逃还来不及呢!有谁会相信她的话?”

  “啊~对呀!”多莉的眼睛亮了起来,重新走到王座边坐下,一面在爱丽娜光滑的脊背上抚摸着,一面对雪利下达了命令。“雪利,我命你为讨伐大元帅,点齐五万精兵立即出发。”

  “是!”雪利眼中的轻蔑瞬间抹去,单膝跪倒在女王的面前,以标准的禁卫队姿势接受了多莉的命令。“另外,我有个请求。”

  “说!”

  “这一次我想带禁卫队和爱丽娜一起去。”

  “什么?为什么?”多莉诧异的看了雪利一眼,脸上露出了防备的表情,那样子就好像怕心爱的玩具被别人抢去的小孩子。

  “女王,这一次的敌人非同一般,所以我想带禁卫队去,一来加强战斗力,二来也可以磨练一下那些候补队员,老队员我只带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应该可以保证女王的安全了。至于战狗爱丽娜……”雪利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了看多莉才又继续说道:“她的主要作用是保护我的安全,敌人很有可能对我实施暗杀或奇袭,有爱丽娜在我身边可以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

  “非她不可吗?”

  “是的。”雪利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王座边上,嫉妒的扫了一眼在爱丽娜光滑雪白的脊背上不停来回抚摸的手,才继续道:“两军交战,最忌战前损将,女王可以想一想,如果我有什么以外的话,这场仗我们可就输了!”

  “那!好吧!”多莉犹豫了一下,无奈的收回了抚摸爱丽娜的右手答应了雪利的请求。

  “不要这样嘛!看,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我专门托蒂亚为你新的宝贝而做的,很厉害的。”雪利见多莉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递给多莉。

  “这是?这是什么?”多莉的听说是蒂亚的新作品急忙接了过去,打开后却看到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东西。

  “我跟你说,这个东西……”雪利低声如此如此的说出一番话来,只听的多莉阴沉的脸色慢慢的好转,到最后拿着那个盒子开心的大笑了两声,愉快的向雪利挥了挥手,打开暗门去看她的新宠了。

  “哦~小爱,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你高兴吗?我真的好高兴呀!”雪利目送多莉离开后,蹲在爱丽娜的身边,一面抚摸着那头乌黑顺滑好像缎子一样的秀发,一面用颤抖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着,眼中流露出少见的温柔。

  “立正!”在皇宫前的广场上,禁卫队的新老队员和她们的战马一起整齐的排列成一个方阵等待着雪利的检验。

  正如雪利事先如料到的那样,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在了爱丽娜身上。只见她浑身上下一身特别的金色紧身皮装,除了头,乳房和阴部外,从手到脚全都裹的一丝不露,在太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远远的看起来给人一种仙灵降世的错觉。

  爱丽娜的双手双脚着地,膝盖略微弯曲的在地上爬行,使脊背基本保持着水平。一条半尺来宽的鲜红色皮制狗项圈,紧紧的裹在雪白的脖子上,和金色的皮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根银色的链条系在项圈上,另一头被雪利紧紧的握在手中。

  爱丽娜保持着姿势迅速平稳的爬着,雪利悠闲的握着狗链跟在她身后,那样子更象是傍晚无事出门溜狗的主人,那里看得出一丝打仗前的紧张情绪?

  随着爱丽娜越走越近禁卫队员们的眼睛也越睁越大,直到雪利有力的咳嗽了一声才缓过神来。比起半年前,爱丽娜的样子变的太多了,再也看不到一丝英姿飒爽的样子,有的只是无尽的淫糜和诱惑。

  金色的皮装衬托下最显眼的就是那对比原来大了好几圈的巨乳,由于长期佩带着蒂亚的特制乳罩而经常处在冲血状态的乳房,现在很自然的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粉红色,已经有一节大拇指粗细长短的暗红乳头上镶着一个金环,金环呈倒挂的心形,上面镶满了无数细小的鲜红色宝石。淡红色的乳晕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整个乳房就好像一颗熟透的大蟠桃,然人看了光想流口水。

  爱丽娜的阴道和肛门里依旧同时插着两根粗大的软木棒,这让她更加积极的去完成主人的任务,以换来时刻盼望的快感。在插在肛门的软木棒上面固定了一根,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金色一尺半长的狗尾巴,狗尾巴向上翘着,随着软木棒在肛门中进进出出来回摆动着,就好像真的一样。

  “她真的变了好多,再也看不到以前的影子了。”站在方阵左边第一排的南希看着趴在地上的爱丽娜,不禁回想起半年前爱丽娜击败自己时的样子。

  现在的爱丽娜再也没有了一点羞耻感,相反的她还时不时的扭动身体,或发出淫荡的喘息声去吸引更多的目光,好像这样做让她更加的有快感。可是那呆滞而涣散的目光却又让人看了那么的心疼,让人好像去爱护她的同时又有一股想继续彻底的欺负她的念头。南希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股极大的嫉妒感,使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想冲上去把爱丽娜夺过来,想让爱丽娜只属于自己。

  雪利给了禁卫队员们一段充足的时间欣赏爱丽娜后才又重重的咳嗽一声,用很严肃的语气说:“这一次,我们的任务会比以前的都更加艰巨,我已经向女王陛下申请过了,老队员留下三分之二,其余的都随我上战场,尤其对于你们这些候补队员,这一次是你们立功的好机会,这一仗打赢之后,你们就可以正式成为禁卫队的一员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

  “是!”每一个禁卫队员都把右手紧握,右臂平举在胸前大声的回答着,向长官表示出自己无限的勇气和信心。

  “嗯!很好。”雪利巡视了一遍自己的部下,满意的点了点头,蹲下身子,一面抚摸着爱丽娜的头,一面柔声的说:“小爱,这次你跟我一起去,一定很开心吧。

  ”汪、汪“爱丽娜表现的很开心大叫了两声,舌头长长的伸出嘴外,发出”哈、哈“的声音,不时的还呻吟两声来抒发下体带来的快感,那样子任何人看了都再也不会把她当作是一个人,她只是一只充满诱惑力的母狗,一头淫荡的美畜。

  ”哈哈……很好,真是只可爱的狗狗。“雪利愉快的笑着,拍了拍爱丽娜的头,站起身来。

  ”狗当然是不能骑马的,可是你爬的那么慢,要不是我事先就给你准备好了车子,恐怕你就去不了前线了。“雪利自言自语了一番,才指着禁卫队副队长说道:”你带上两个人,去把仓库里那辆特制的狗笼车推来。“副队长领命去了,不多时推来了一个特制的狗笼子。这个狗笼是木制的,很窄很矮,只能刚好融的下一个人趴着或蜷缩在里面。

  笼子下面明显的是一个两尺来高的夹层,下面安装了四个可以略微转向的轮子。狗笼靠近一边的木制地板上挖了两个横槽,两根木棍从夹层中伸出来,一高一矮,每一根木棍上都固定着一跟挺粗的软木棒,随着轮子的滚动,两根木棍一前一后的来回摆动着,连带着固定在上面的软木棒也跟着在空中来回比划着。

  ”呵呵,小爱你看,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哦!有了它,你就可以和我去很多地方了,是不是很棒呢?“

  ”汪、汪“爱丽娜叫了两声,用自己的头轻轻在雪利的大腿上来回蹭动着,惹的雪利又是一阵开心的大笑。

  ”好了,我们也该准备出发了。“雪利拿出淫兽之心,把它卡在领口处一个特制的托架上,发出了一道命令。

  ”啊~啊~“爱丽娜突然大声的叫了两声,接着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雪利。经过了半年多的研究,雪利已经可以很自由的控制淫兽之心了,不但可以控制爱丽娜阴道和肛门吞吐软木棒的速度,甚至就连让软木棒旋转这类的事情都可以办到了,刚才那个命令就让爱丽娜自动吐出了软木棒。

  ”呵呵,这么离不开呀,真是够淫荡哦!“雪利弯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软木棒,在爱丽娜眼前晃动了两下。

  ”汪、汪,汪、汪……“爱丽娜焦急的大叫着,眼眶中滴溜溜的转动着两道泪水,那样子真是惹人怜爱之极。

  ”好啦,好啦。别急,马上就给你。“雪利把狗笼的门了翻下来,整个狗笼只有地板和门是用整块门板做的其他四面都是木栅栏,木门翻下来刚好和地面形成一个很大的钝角,以方便母狗爬进爬出。

  爱丽娜在雪利的命令下倒退着爬进狗笼,直到碰到了那两根固定在木棍上的软木棒才停了下来。

  ”好了,往后退,对,再退,对……“雪利把两根软木棒对好角度,让爱丽娜继续向后退,直到软木棒几乎完全插入了爱丽娜的阴道和菊花中才让她停了下来。

  ”啊~~“爱丽娜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又被塞的满满的愉快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雪利开心的围着狗笼转了一圈,才重新关上木门,并上了锁。

  对笼中的爱丽娜说:”宝贝,趴好了,让我们试试这车怎么样。“说完对淫兽之心下达了新的命令。

  ”啊~喝、喝……“爱丽娜紧闭着眼睛感受着自己的密穴和肛门同时开始蠕动,慢慢的把软木棒吞进去,又吐出来。

  所有的人都紧紧的盯着爱丽娜的下体,那两个诡异的紫色洞穴,自动的吞吐着粗大的软木棒,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一股淡乳白色的液体随着软木棒的抽插流了出来,顺着大腿慢慢的向下流去,在金色的皮装的反衬下特别的引人注目。

  忽然,狗笼车自己动了起来,慢慢的向前开去,并随着爱丽娜吞吐软木棒的速度越开越快,眼看就要到广场的边上了,雪利才对淫兽之心下了新的命令。

  ”呀~“爱丽娜感到自己的媚肉和扩约肌竟然顺时针的抽动了一下接着又逆时针的抽动一下,然后越抽动越快,竟然带动着密穴和菊花中的软木棒旋转了起来,感觉又痛又爽,连带着整个身子都忍不住不停的颤动着。

  在爱丽娜大声的浪叫声中,狗笼车安然的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继续向前开去。爱丽娜密穴和菊花中的软木棒也停止了旋转恢复了正常的抽插。

  就这样连续转过了四个九十度的弯,当狗笼车安然的回到雪利的面前时,爱丽娜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她眼光呆滞的直直望着眼前的木板,脸色微红,嘴角上流下了一丝口水。再看后面,淫水更是顺着大腿源源不断的流下来,在底下的木板上留下了好大一滩印记。

  ”嗯!“雪利满意的点了点头,从狗笼车的夹层下抽出了一块紫色的布,把真个狗笼遮了起来,又把狗笼上的链子固定在自己的马背上,才转过身去对着禁卫队员。

  ”立正!“雪利扫视了一下自己的部下之后,才继续冷冷的下达命令:”维斯,你领三分之二的老队员留下,保护女王。其余的上马。“说完自己先一步上了马,马鞭一挥抢先奔了出去,那部狗笼车也同时开动了起来。

  雪利带着部队浩浩荡荡的向城外的兵营奔去,狗笼车紧紧的跟在她身后,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被紫布遮着的狗笼中也不时的发出或长或短,或高或低的呻吟声。直到部队远去,留在广场上的人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解散回各自的工作岗位去了。

  第二章 不平静的宿营地

  雪利的队伍在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奔波后,终于到达了距离王城三十多里的宿营地。艾坦国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奉命抽调部分兵力所组成的五万讨伐军已经先一步在这里建立了宿营地。只见大小几千个帐篷或紧密相连或相互隔开一定距离,排列的四四方方,井然有序。

  雪利带着一百来名禁卫队员,直接策马穿入宿营地,直到最大的帅帐前才停了下来。

  ”大家都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日出时分拔营出征。“雪利大声的下达了命令后,潇洒的翻身下马,径自带着狗笼车进了营帐,把战马和部下都抛在了外面。

  狗笼车中传出细微的呻吟声,很明显的,爱丽娜在途中耗费了很多气力,需要一段适度的缓冲时间。

  ”第一军指挥官贝思,第二军指挥官海伦,前来参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吵醒了正在发呆的雪利。

  ”进来!“雪利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边上用紫色布完全遮盖着的狗笼车,才在帅帐中央的帅椅上端坐下来,下令让两位指挥官进帐参见。

  帅帐的门帘掀开了一个角,等到两位指挥官进了营帐,才又被放了下来。

  雪利半眯着眼睛,看着走进来的两人。这两位指挥官只是从外表上就可以看出她们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贝思长的人高马大,穿一件灰色的胸甲,整个胳膊都露在外面,胳膊上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向人显示着它的力量,灰色的帆布裤子紧紧的包裹着下身,再加上那把永远都扛在肩膀上的双手宽刃巨剑,一看就属于强力近战型。那头红色的短发下,永远是那张斗志满满的俏脸。

  比起贝思,海伦尽管身材也很高挑,但却纤细了很多。淡紫色的头发,淡紫色的眼睛,再加上带着深紫色华丽花纹的全护式淡紫色软甲,整个人都散发出强力的神秘感。她总是抿着嘴,半眯着眼睛,脸上带着一种似是而非的笑容,让人琢磨不透。

  ”坐!“雪利看了一眼帐门口站着的两人,冷冷的说出一个字。

  贝思踩着沉重的步子走到雪利左手边第一把椅子边,把那宽大的宝剑”铛“的一声扎在地上,才扶着剑柄坐了下来。

  海伦越过座椅,一直走到雪利旁边,轻巧的坐在雪利身上,捧着雪利冷酷的脸,轻轻的在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哦,真是太久没见了,好想好想你呀。“”下去坐好!“雪利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哦!就是这样,就是这个表情,好酷!我好喜欢呀!“海伦没有被雪利吓人的表情吓退,相反的把雪利搂得更紧了,身体开始来回晃动,阴部在雪利的大腿上来回蹭动着。一边的贝思则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停下!停下!哦!贝思别光在一边看,赶快把这个疯女人拉开。“雪利冷酷的表情,没有持续太多时间就崩溃了。

  ”喂!海伦,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呵呵,我每次看到她那冻死人的表情就想把它融化了。雪利你的定力变差了,是不是最近太专注于享乐了?“海伦又在雪利的脸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才离开了她的大腿,坐到了雪利右手边第一把椅子上。

  雪利看着眼前的两个忠实部下,她们是雪利的死党,早在她还在剑术学院的时候就相识的朋友。后来,她当上了禁卫队长,向女王建议提拔她们做了副指挥官,两年后升为正职。是雪利可以完全放心依靠的力量。

  ”什么声音?“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贝思,经她一提醒,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投在了被遮住的狗笼车上,车里断断续续的传出阵阵呻吟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淫荡。

  ”给你们看点好东西。“雪利脸上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脸,然后起身向狗笼车走去,贝思和海伦也跟在她后面,前者肩膀上依然扛着那把巨剑。

  ”哦!小爱,你叫得好销魂呀!让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雪利慢慢的拉开了遮着狗笼车的紫布,车内淫靡的景象一点一点的呈现在贝思和海伦的面前。

  狗笼中一身金色皮衣的爱丽娜,四肢着地的趴着,将屁股翘的高高的。由于狗笼车停下后,雪利上了刹车装置,那两根软木棒被死死的锁住不能动了,饥渴的爱丽娜只能前后耸动着身体,帮助木棒更深的插入自己的淫洞中。

  原本淡黄色的两根软木棒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上面那根由于插在爱丽娜的菊花里,上面斑斑点点的满是咖啡色的污物。而下面那根由于长时间的淫液侵蚀已经变成了土黄色,上面薄薄的沾着一层淫液,整根软木棒在夜晶矿的照射下,反着莹莹的光芒。

  爱丽娜的注意力被下体的需求所吸引,完全不去理会狗笼外的参观者,她拼命的耸动着,扭动着,每一下都将身上晶莹的汗滴甩向四周。为了软木棒能够插的更深,她用尽全身力气,尽可能的翘高屁股,支起身体。她的脸上一片快感的红晕,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舌头从口中伸出来,一缩一放好像真的狗那样”呵呵“的喘着气,同时喉咙深处还传出阵阵低沉的呻吟声,就像一只发情的野兽。

  ”天,这样的宠物你从哪里找来的?“过了好半天,海伦才吞了口口水,问出了她和贝思心里的问题,同时也惊醒了还在发呆的贝思。

  ”怎么样?我的宝贝厉害吧!“雪利得意洋洋的看着有些发愣的两位指挥官。

  ”不过就是只可爱一些的母狗嘛!有什么了不起!“海伦有些言不由衷的表现着自己的不以为然。

  ”呵呵,别嫉妒嘛!我告诉你哦,小爱的身上可拥有淫狼之血哦!她瞬间爆发的战斗力可是很惊人的。所以她是保护女王和我的战狗。“雪利举着一根手指头,来回的晃动着,脸上的得意之色更加了几分。

  ”战狗?“贝思对这个新鲜的名词显得很感兴趣,追问了一句。

  ”是呀,淫狼之血让她既敏感又有耐力,同时具有可怕的爆发力。可惜,她沾染得实在太少了,只能在瞬间爆发,之后必须休息一段时间才能缓和过来,不能用来打仗。但是,击退小股刺客应该是绰绰有余了。“雪利盯着狗笼中兀自追逐快感的爱丽娜,眼神忽明忽暗,脑中不停想着各种问题。

  ”这次兽人的行动大大的不同,中间有什么原因吗?“良久以后,海伦从爱丽娜身上收回目光,提出了第一个正式的问题。

  ”嘘!“雪利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右手的食指竖在嘴边,做了个静声的动作。

  帅帐里只剩下爱丽娜淫荡的呻吟声,雪利三人都在静静的倾听。两分钟后,雪利第一个有了动作,她向贝思和海伦打了个行动的手势后慢慢的走回座椅,坐了下来。

  几乎同时,海伦右手突然向营帐后面一挥,两点银芒射出,瞬间刺穿了组成营帐的大帆布,钻了出去,紧跟着外面传出了”啊“的一声叫声,然后是人倒地的声音。贝思以和她的块头不相符的速度,一阵风般的抢出帐外,不一会夹着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瘦小的女孩进来。

  ”啊!“女孩被粗鲁的扔在地上,碰到了大腿上深插的两根银针,痛的差点背过气去。

  ”一年不见,你的功夫又长了嘛!竟然可以隔着这么厚的帆布准确的射中这女孩的膝盖和大腿根部,真是不简单那!“雪利惊讶的看着海伦,心中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太着迷于爱丽娜了,以至于在武艺上,不但没有进步,可能还有所倒退了。

  ”想不到,还真有兽人的间谍混在军中呀!说!兽人的部队在哪里?你和它们怎么接头的?“雪利斜着脸,看着抢先问话的贝思。

  看着那双蓝色的眼中越聚越浓的兴奋。经过了这么多年,贝思还是在沉迷于对囚犯的审讯,在审讯时所散发出来的残忍性格,让雪利也自叹不如。

  ”我,我不是间谍,冤枉呀!我真的不是间谍!“女孩捂着火辣辣疼痛的大腿,身子一阵阵瑟瑟发抖。

  ”哼,嘴硬!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老实招供的。“贝思转过身来,右手平举在胸前,向雪利行了个军礼道:”元帅,我请求由我来审讯犯人。“

  ”好吧!交给你了。“雪利面对着贝思热切渴望的眼神,耸了耸肩膀,答应了她的请求。

  ”啊!可怜的女孩。“海伦走到女孩身边,俯下身去,轻轻的在女孩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右手猛的将女孩大腿上两根银针拔了出来。

  ”呀~疼~“随着女孩痛苦泪水的落下,两根银针带着丝丝血迹离开了女孩的身体。

  ”别让我失望呀!呵呵!“海伦拍了拍贝思的肩膀,伸出舌头舔去银针上的血迹,回到雪利的身边,用一种阴森森的笑容对着卷曲在地上的女孩。

  ”嗯!“贝思向雪利两人轻点一下头,然后把那把巨剑扛在左肩上,右手轻轻的一捞便夹起了地上毫无反抗力的可怜女孩,率先走了出去。

  ***    ***    ***    ***宿营地西边马房内的水槽边,女孩痛苦的在地上不停的扭动着,她被粗糙的麻绳以龟甲缚的方式紧紧的捆住了上身,绳子系得很紧,在绳子的空隙中,被勒得泛红的肉一块块的凸了起来,一点点的变得越来越红,就好像快要滴出血来了一样。水槽的四周围满了人,大家都在议论她们的指挥官会用什么方法对付这个可怜的间谍。

  忽然,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们自动让开了一条路,雪利、贝思和海伦踏着稳健的步伐走到了人群中央。

  ”今天元帅在这里,我就不动用血腥的刑法了,但是,审讯还是要进行的。

  所以,我准备了特别的节目——水刑,希望你会喜欢。“贝思的最后一句话完全是说给女孩听的,看着她不自觉的颤抖着,真是让人非常兴奋。

  贝思把剑插在地上,然后从右边的肩膀上卸下一根八米来长的水管。水管是特制的,一头装有一个像阀门一样的开关,并且附有四根皮带。贝思将水管的另一头接在水槽的水阀上,拿着带有开关的一头,狞笑着走向不停扭动的女孩。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招还是不招?“贝思在女孩身边蹲下,一把扯住女孩的头发,把她的头拉的被迫向着帐篷的顶端高高的仰起来。

  ”呀~疼~求,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真的是冤枉……“贝思没有给女孩多说话的机会,她让女孩靠在自己怀里,用右手握住了女孩的下巴。女孩抵不住贝思的力量,被迫大大的张开嘴巴,那根水管便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插进了女孩的嘴里。四根皮带在女孩的脑后绑紧,尽管女孩拼命的摇头,咳嗽,呕吐,却没有办法把水管吐出分毫。

  贝思向部下打了个手势,打开了水槽的阀门,水管中迅速的响起了水流声,只一会就又恢复了平静。如果不是开关挡着,水恐怕已经灌进女孩的肚子中了。

  ”这是你自找的,谁叫你护着兽人,不肯招供!“贝思猛的把水管的开关打开了一半,水马上就流入了女孩的嘴里,瞬间就填满了所有的空隙。

  ”呜~呜~咳~咳~“女孩拼命的扭动着,眼里徘徊已久的泪水刷的流了下来,一张稚嫩的俏脸变得煞白,腮帮子鼓到了人的极限,喉咙不停的一下下吞咽着口中的清水,可仍然避免不了窒息的感觉。

  就在女孩翻起白眼,眼看就要昏过去时,贝思关闭了开关。

  女孩用鼻子深深的做着呼吸,两眼紧紧的闭着,身子颤栗的打着摆子。

  ”啊~呜~“没有给女孩太多的恢复时间,贝思很快的开始了下一轮攻势,女孩猛的张开眼睛,身子夸张的扭曲到了极限,然后很快的昏了过去。

  贝思弄醒女孩,又进行了两次后,女孩又一次昏了过去。

  ”嗯!“女孩再次醒来时,嘴里的水管已经去了,看着正低头望着自己的贝思,女孩又是一阵颤抖,不自觉的把身子缩成一团。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兽人部队到底在什么地方?你怎么和它们联系?

  说!“贝思一面大声的盘问着,一面把一个带着很细的软管的木塞塞入了水管。

  ”呜呜,我真的不是间谍,我是冤枉的,求求,求求你,绕了我吧!“女孩哀求的望着贝思,煞白的脸上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着,浑圆的小腹已经可以看出略微的鼓起。

  ”那就没有办法了。“贝思一把按住女孩的下巴,逼得她面朝顶棚,大大的张开嘴,然后凑着夜晶矿的粉红色光芒,把软管一点点的插进了女孩的食道里。

  ”呜~呜~呃~“在女孩的拼命挣扎下,软管不断插的越来越深,最后水管也插进了女孩的嘴里,皮带又重新在女孩的脑后绑紧。

  ”做好准备,要开始了哦!“贝思轻轻的抚摸着女孩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小蓓蕾,在女孩剧烈的扭动中,一下子把开关整个打了开来。

  ”呜~哦~呜~“女孩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叫声,她的肚子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不停胀大着,就好像把一个孕妇怀胎十月的过程用快进的方式放映出来了。在周围士兵惊讶眼神的注视下,女孩的肚子,慢慢的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一根根血管显露无疑,甚至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水的流动。

  女孩不住的翻着白眼,处在半昏迷的状态。水管中的水流毫不留情的灌进她肿胀的肚子里,一点点的将女孩的肚子撑得更大。

  ”啊~“当有人认为女孩的肚子马上就要裂开时,女孩突然睁大了眼睛,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一声大叫。然后她的肩膀和脚一起使劲,把臀部高高的抬起来。

  接着,一股带着红色,黄色和白色的彩色激流冲破了肛门的封锁,一下子喷了出来。水柱喷的又高又远,站在最前排的几个士兵,尽管反应迅速的做了躲闪,可还是被溅了一身。

  贝思关掉开关,女孩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肛门中喷出的水流的颜色越来越淡,慢慢的变成纯粹的清水了,女孩的肚子也小了很多,她才”嗯“了一声,无力的倒在地上,睁着翻白的眼睛昏死了过去。

  女孩可怜的菊花完全的爆裂了,一股股清水还在不停的流出来,腹部的肿胀在一点点的消除,原来半透明的肚子也恢复了正常。

  ”哈哈,哈哈!真是看了出好戏呢!贝思、海伦,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我要回去休息了。“雪利开心的大笑着,看了一眼全身煞白,躺在地上完全不动了的可怜女孩,转身从士兵让出的过道走出了马房。

  ***    ***    ***    ***”小宝贝,我回来了!“雪利愉快的掀开帐帘走进了帅帐。

  ”汪,汪汪!“爱丽娜经过了长时间的尝试,都没有办法高潮,正无奈的趴在狗笼里休息。看到雪利就好像看到救兵一般,开心而急切的大叫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雪利打开狗笼的锁,把门板放下来,爱丽娜迅速的从狗笼里爬了出来,爬到雪利的身边,用头轻轻的蹭着雪利的大腿,同时眼泪汪汪的看着雪利。

  长时间的调教让爱丽娜完全学会了如何取悦主人,她身体的反应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不需要大脑多去思考,实际上,她也没办法思考,从崩溃的那一天开始,脑子中就基本上是一片空白,能够正确的做出反应的事已经很少很少了。

  ”呵呵,小爱,好痒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好了,趴好不要动。“”汪、“爱丽娜轻叫一声,然后趴着不动了。舌头伸在嘴巴外面”哈、哈“的喘着气,等待着主人恩赐的快感。

  ”啊!真是一塌糊涂呀!“雪利看着爱丽娜裆部紫色的密穴和肛门上,黄黄白白的沾满了各种污物和粘液,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雪利并不会觉得爱丽娜恶心,事实上过去的半年里,多莉对爱丽娜的霸占越来越加剧,尽管最近有了新欢,可还是无时无刻不把爱丽娜带在身边,雪利要碰爱丽娜是越来越难了,这让她产生了对多莉的强烈厌恶和对爱丽娜的深切渴望。

  ”哦~小爱!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雪利搂住爱丽娜疯狂的落下一个又一个吻,好像是做标记一样的不放过每一寸肌肤。

  ”啊~“爱丽娜的饥渴随着雪利的亲吻而加剧,她不断扭动着身体,焦急的”汪汪“大叫着。

  ”小爱,啊,小爱!不知道你这里成长的怎么样了?今天我就来看一看。“雪利平躺在地毯上,让爱丽娜趴在自己身上,舔着自己的淫户,然后四只手指并拢,慢慢的插进了爱丽娜早已湿润的密穴里。

  ”啊~小爱~好~啊~“雪利的四只手指很轻松的就插入了爱丽娜的密穴,她一面把大拇指也慢慢的插入,一面享受着爱丽娜出色的服务。

  ”呵呵,小爱的密穴已可以完全吞下一个拳头了,不知道菊花怎么样呢?“当雪利完全把左手插进了爱丽娜的密穴里,她的右手又开始进攻爱丽娜沾满污渍的菊花。

  ”啊~呵~呵~“爱丽娜仰起头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的大叫了两声,然后再次低下头,更加疯狂的攻击着雪利的密穴。

  ”啊~好~好~小爱~啊~“雪利一面兴奋的摇着头,一面一点点的加力,把右手塞进爱丽娜的肛门里。

  ”啊~好~小爱真是好~好厉害呀~~“雪利兴奋的看着完全没入爱丽娜两个淫洞的拳头,看着那紧咬着自己胳膊的媚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小爱是属于我的’她不断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两个手臂开始了轻微的抽动。

  ”啊~哦~~“爱丽娜低声的吼叫着,舌头更加用力的向雪利的密穴中钻进去,来回疯狂的舔动着。

  ”啊~厉害~啊~小爱真厉害~“雪利晃动着脑袋,兴奋的大声浪叫着,双手在爱丽娜的体内握成拳,胳膊更加大力的抽动,引起爱丽娜的媚肉和扩约肌一阵阵轻微的痉挛。

  ”啊~好~呀~哦~“宽大的帅帐中充满了欢乐的浪叫,雪利和爱丽娜都剧烈的扭动着,好像两条交配的蝮蛇一样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每一个动作都越来越剧烈,越来越迅速。两个粉红色的身体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沾满了汗水,淫液和口水。随着她们剧烈的扭动,淡蓝色的地毯上也留下了好大一片湿痕。

  ”啊~~到了~到了~~“雪利在爱丽娜猛烈的攻势下,首先失守了,她大叫着,身子绷得直直的,两只拳头一下子猛的从爱丽娜的两个淫洞中拔了出来。

  ”哦~“爱丽娜从雪利紧闭抽搐的密穴上抬起头,发出野兽般低沉的吼叫,先是浑身绷紧,被雪利打开的两个洞穴同时关闭,媚肉和扩约肌剧烈的痉挛着,然后密穴一松,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喷溅出来,直直的打在雪利失神的脸上,好一会后,才停止了喷溅,无力的软倒在雪利的身上。

  雪利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爱丽娜趴在她身边,满足的舔着自己的嘴唇。

  ”小爱,很满足了吧?“雪利看着自己干干净净的双手,知道事先爱丽娜已经帮她舔干净了上面的污渍。她开心的站起身来,领着爱丽娜去洗澡了。

  ”啊!好舒服呀!小爱,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洗完澡,雪利愉快的躺在松软的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摸了摸趴在床边的爱丽娜的头,遮了夜晶矿,很快的就沉沉的睡去了。

  黑暗中,爱丽娜趴在雪利的床边,舔了舔舌头,好像一只吃饱了的小猫似的弓了弓背,然后蜷起身子,满足的缩在雪利床边睡去了,脸上还带着一朵妩媚的笑容。

?????? 【完】
  2539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