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四人组完(作者:不详)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SM四人组(上)

我叫真田奈美,今年25岁,是个上班族,由於小时父母双亡,所以只有剩我和妹妹°°好子相依为命。妹妹真田好子是一个19岁的高中三年级女生,平时开朗、活泼。

大概在半年前吧!我和妹妹才发现我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大概是小时就相依为命吧),也就是别人所说的「同性恋」!而她们班上也有几个也是同性恋的,像可爱的惠美呀、很男生化的代子呀。我和好子的同学也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我和我妹妹是同性恋的事情在我们这一群中早已不是什麽大事了,因为我们都是呀!

但我们还有另一项嗜好,就是偏爱性虐,你们大概认为我们是很变态的吧?

其实这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一种被人控制而自己失去自由的感觉吧!像我就偏好浣肠呀、我妹妹就喜欢被人用绳子紧缚呀、而惠美就喜欢被人当母狗关在笼子里呀!男生化的代子就喜欢被铁炼锁着的感觉,我们可以说是一群「好朋友」呀!

我们彼此知道彼此的月经何时会来(女人嘛!),所以规划出了几天可以一起的时间,所以我们都定在每星期日,刚好是我们这一群中月经来时都并不在星期日。至於需要的道具当然要给我来买了呀!毕竟我已经成年了呀!

「妹!今天你可以帮我吗?」我暗示着妹妹好子。

「姐!当然没问题呀!但是我也要,等你玩完後哦!」好子说。

「好!好!快点吧!你去拿东西吧!」我吩咐好子去拿东西。

好子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功夫就出来了,手上拿着一捆绳子和一根浣肠用大针筒。

「姐!要开始了哦!」好子说。

「来吧!」我说。

好子先从我的双手反绑到背部,然後我跪到椅子上,让她脱下了我上班的窄裙和内裤,此时一个女人的阴部被窥视已经是女孩子很大的耻辱,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妹。好子先拿着接着500的针筒在我的肛门口绕呀绕!然後一股脑儿便将这冰冷的甘油推进我的直肠!

「一股冰冷的感觉直冲脑门┅┅啊!┅┅一股便意也来了!」好子好像知道一样,见我面有难色,竟用她的手指插进我的肛门堵住我的便意。

不仅我的阴户被妹妹看光,连我肮脏的肛门也被妹妹好子用她那高贵的手指深深的插进去。此时我的脸已经满脸通红了,但我的便意好像大过了我脸红的感觉。

好子竟开始用她插在我那肛门的手指抽插着,突然一个放手,我的排泄物全部都喷了出来,全部都排在尿壶里了!我舒服的瘫在地上,享受着一种排泄的感觉~「姐!换我了啦!!」妹妹催促着我。

「好了!那麽急!」我说。

我拿出了一捆新的绳子,开始在好子的身上着手,我在她的身上绑了「龟甲缚」,然後把绳子的另一端绕到屋顶的大梁上,好不容易把好子吊起来,此时的好子全身只剩一件白色内裤。我拿出了跳蚤蛋,塞入她的内裤,在振动器的影响下,带给好子麻趐的快感,接着拿出了教鞭,开始打她的屁股。

「啊!!!!!!┅┅啊┅┅好痛快的感觉呀!这种被鞭打的感觉真是┅┅啊┅┅」我一鞭一鞭的挥打,她就好像乐在其中一般。

约过了两个小时,我们把东西都收拾好,我和好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我的心中有了一种想尝试新玩法的念头。

「好子!明天代子她们要来嘛!对不对?」我问好子。

「对呀!明天又有的玩了。」好子说。

「我想尝试新的玩法耶!你觉得如何?」我问好子。

「可以呀!姐那你想换那一种玩法?」好子问我。

「我想尝试┅┅惠美的玩法呀!你认为呢?」我问好子。

「惠美┅┅当然可以呀!但那不是要像狗一样关在笼子里吗?那不会很不自由吗?」好子说。

「我就是想尝试看看呀!」我回答好子。

「那好呀!就看姐姐你自己了!」好子说。

「嘟┅┅嘟┅┅」有电话来了。

「喂~~这里是真田家。」好子接了电话∶「哦!是惠美呀!什麽事呀?是┅┅好┅┅嗯,我会跟姐姐说的┅┅嗯┅┅好┅┅好明天见。」「惠美呀!有什麽事吗?」我问好子。

「惠美她说,明天她要用的笼子太大了,要你去买个小一点的。」好子说。

「好!那我现在就去买吧!顺便买我的。」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到隔壁条街的宠物点买了两个笼子和项圈。

好了!现在就等明天了┅┅SM四人组(中)时间∶第二天下午5∶36我从公司下班後,马上赶回家里来。我一打开大门,看见三位高中女学生穿着水手服加上那黑色的百摺裙,更显得可爱!

「大姐!你也迟到太久了吧!」惠美不耐烦的说。

「对呀!姐!你怎麽会迟到怎麽久,害我们一放学就回来等你了,结果家里却没人。」好子也抱怨着。

「对呀!对呀!你竟迟到36分钟。」代子也在一旁帮腔。

「好好!是我的错,大不了今晚玩完我请你们吃大餐总可以了吧!」我说。

「这还差不多!」三个女还又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吧?」代子问。

「奈美姐!我昨天请你买的东西买了吗?」惠美问我。

「哦!有呀我买了,我今天也要玩这种的哦!」我说。

「哦!那奈美姐今晚就随我们了哦!!母狗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哦!」惠美笑着说。

「没关系呀!我就是要尝试点新的呀!」我回答。

「好呀!那我们就开始!首先是我姐先开始。」好子说。

我脱下了我那粉红色的套装外套和我的窄裙,代子帮我拿下了我的内衣,然後打了我一巴掌说∶「母狗是不能用站的,只能用四肢走路。知道吗?」「是!」我回答後趴在地上。

惠美则帮我脱下了内裤,妹妹好子走进房间搬出了铁笼和一些东西,然後我被戴上了项圈和束口球。惠美的右手伸到我的阴部,她用她熟练的手指搓揉着我的阴唇,我的双乳也没闲着,我的乳房正被好子抚摸着,我的口水不断从束口球中流了出来。我的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我的淫水不断地流了出来,加上代子也用那舌头舔我的阴唇。

由於我不能说话,我只能在心底呐喊,这种感觉真的前所未见,一种被虐的感觉,一种从人变成了淫荡的母狗,我希望能有大肉棒赶紧插进来,但我也只是希望,加上我的四肢不知何时被她们锁上了铁炼,更有被虐的感觉,我真的是一个被虐待狂者。

「走!我们出去散散步吧!」惠美说完便牵着我项圈上的铁炼走出去,虽然我拼命抵抗,但因为刚刚的刺激已经消耗了体力,我一个成年人竟抵不过一个高中女生,我就这样被拖了出去。至於好子和代子,则去「做」她们的事了。

我一来到公园,便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咦!那不是隔壁的玲川太太吗?怎麽她也被她的女儿『牵』出来散步?」「那不是读××女中资优班学生,一向都很乖的玲木秋美吗?原来她们也是同性恋,而且她们也有这种癖好。」惠美竟牵着我往那边走去,我摇头表示不要,但在此时惠美又怎可能听我的话,依然牵着我往那边走去。

「咦?这不是真田奈美小姐吗?怎麽你也喜欢这种方式吗?」住隔壁玲川太太的女儿高木里子问着。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话还没说完,我忽然有一股便意直冲我脑门,一时之间我那裸露的阴部和我的肛门竟忍不住地排泄了出来,还喷得满地都是,此时我已经无地自容了,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这位小姐,你养的这只母狗可真会挑时间呀!调教得很好,哪像我家这一只,笨得要死!真是羡慕死了。」说完资优班的玲木秋美还踢了她的「母狗」一脚。

真看不出来,在白天时还依靠在母亲的怀里的乖女儿,到了晚上竟变成她母亲的主人。

「在回去之前还有一样工作要做。」惠美说完从口袋拿出一把刮胡刀,我拼了命的摇头,表示不要,但我在吃了第二次惠美的巴掌後,我屈服了。

我躺在地上,我的双脚呈M字型,我阴户完全的露在外面给许多认识我的人看到,心中的耻辱感加上被虐待感,我┅┅得到了高潮?我竟然在现在高潮,难道我也喜欢做很羞辱的事情?

不一会儿,我的阴毛被一根根的刮掉了,我的阴户因为没有阴毛的遮掩而完全露在外面,此时的我好像另有一种美,而我说不出口的美。

就这样经过了一夜的「调教」,惠美牵着我回到了家里。回到家里时,刚好我妹妹好子正被麻绳所绑得紧紧的,而她的淫水早已流了满地,我和妹妹俩真是「淫荡姐妹花」呀!

SM四人组(下、完)到了家里後我被惠美关进了狗笼子,这个狗笼子是我特定选的,所以很挤,我的四肢也只能小动一下而已,而笼子的出口被惠美用锁给锁上了,我就在笼子里看着我妹好子和惠美、代子在聊天。我也许是一夜的疲惫吧!我就在笼子里睡着了┅┅「姐!姐!醒醒天亮了。」好子在笼子外叫我。

「我┅┅天亮了?」我问着。

惠美解开了锁,打开了笼子的门,她们一一帮我把身上的拘束解下。

「姐,来吧!相信你已经很累了,你洗个澡吧!」好子边说边拉我到浴室。

「好吧!我先洗个澡,你们坐一会儿。」我仍睡眼惺忪着回答。

「姐,这是『你』的衣服,我帮你拿来了。」好子的手上拿着一套衣服。

「哦!好谢谢你!好子。」我拿了衣服後关上浴室的门,热水冲洗着我的全身,我感到舒服极了,昨晚的疲惫好像一洗而空了!

洗完後,我拿起架上的内裤准备穿上,却发现内裤并不是我的,我再看了一下衣服,也发现并不是我的衣物。

「好子!你衣服好像拿错了!这不是我的衣服呀!」我隔着浴室的门向她喊着。

「姐,别担心!穿上吧!这也是你的衣服呀!」好子回答我。

「我┅┅好┅┅吧!」我穿上了这件白色的内裤,我拿起上衣,穿上後发现这不是学生的制服吗?我再穿上裙子後,更加确定这是一件学生制服。

穿好後我走出浴室,「哇!奈美姐,你好像学生呀!」惠美看见我惊讶的说着。

「姐,你现在身上穿着的都是我的衣服,因为惠美说有一个好地方要带我们去,所以请你打扮得跟我们一样呀!」好子解释着。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麽说了,我也没意见了。到底是什麽地方呀?」我问着。

「其实也不是什麽地方,就是我家啦!因为我妈也是┅┅跟我们一样,因为她也想要加入,所以要请我们到我家去见面。」代子说着。

「是这样呀?好呀!那我们等一下就去代子家吧。」我说着。

接着好子帮我把我的头发绑成了两条辫子,让我更加显得可爱,「姐!这是你的鞋子。」好子说完拿出了一双学生的标准黑色皮鞋。

我穿上後,我们四个小女生(我也应该算「小女生」吧!)由我开车前往代子的家。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代子的家,代子拿着钥匙打开了木门,带着我们进入她家的客厅。我们看到了代子的母亲,年约三十到三十五吧!还满年轻的,而她就坐在沙发上。

「伯母您好!我们是代子的朋友,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叫真田奈美,这是我妹教真田好子,旁边这位是惠美。」我跟代子的母亲说着。

「你好!我是代子的母亲,敝姓白石,我叫琴子,请多多指教。」琴子说。

当代子的母亲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时,我发现琴子的双手竟有铁炼锁着,而双脚上也有脚镣。大概是我的眼光吧!琴子知道我在看她的身上。

「你们应该不会觉得很奇怪吧?这是我的嗜好呀!我喜欢被铁炼锁住而失去自由的感觉。」「哦!难怪代子也喜欢铁炼,原本是受了琴子的影响呀!」我心中想着。

「那奈美小姐你喜欢怎样的呢?」琴子问着。

「我呀?我喜欢浣肠!但经过了昨天,我好像也喜欢上了当母狗的感觉。」说着,我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哦!真的吗?我也满喜欢的哦!我喜欢浣肠呀!我常常让代子来帮我浣肠呀!很舒服的。」琴子回答着。

说着说着,代子的脸好像红了起来。

吃过晚餐之後,我们进到二楼的一间房间里,这个房间颇大,但只有一个窗户、一个门,四周的墙壁有着木制的壁橱,天花板上还有一个个铁环,更增添了这个房间的神秘感。

首先,代子走进了这个房间,她全身赤裸,而琴子手上拿着一捆麻绳,开始捆绑起代子。琴子在代子的身上绑上一圈圈的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穿过天花板上的铁环,然後代子被自己的母亲琴子吊起约80公分高。接下来琴子从壁橱拿出了长约30公分的黑色鞭子,开始一鞭鞭的打在代子光溜溜的屁股上。

此时代子发出了呻吟,而她的屁股早已红咚咚的了,琴子将代子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後亲吻的代子的全身。

「代子,我好爱你,我们都不要分开!」琴子说。

「琴子,我也爱你,我愿意答应你上礼拜说的事。」代子说。

「真的?太好了!」琴子说。

「嗯。」代子说。

我的手不禁伸到我的内裤里,我用我的手指不断地搓揉着我的小阴唇,我感到我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半。

「在我多次的考虑下,我决定嫁给我的母亲°°琴子。我爱我的母亲,但从今之後,她便是我的老公,我愿意听从老公的任何命令。」代子一说完,便依靠在琴子的怀里。

原来代子说的「上礼拜的事」就是这件事呀?我偷偷的看了妹妹一眼,我不禁害羞了起来┅┅就这样,五个女人、我和妹妹互相亲吻在一起。我的阴唇正被好子的手指所搓揉着,我吻着好子的乳房,我用我的手指不断地抽插着好子的阴道,我们最後都高潮了!谁说女人和女人不能相爱?

当然有了代子的经验,我和好子也决定要结婚了,而我要嫁给好子当妻子,我们决定在下个礼拜也要在自家结婚,而落单的惠美也要嫁给好子做小老婆,由琴子担任主婚人。

「嫁给我?那麽你的地位就比我还小哦!姐,那我说的话就是命令哦!知道吗?奈美、惠美?」好子说着。

「是的!老公!我的主人!奈美、惠美从此听从老公的话。」我和惠美齐说着。

「好!那先实验一下吧!马上把衣物脱掉!」好子说着。

「是!」我和惠美马上脱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包括内裤),我和惠美全身赤裸的站在好子的面前。

「马上尿尿给我看!奈美,我还没有看过你上厕所,快尿吧!」好子命令着我。

「是的!老公!」我马上蹲下去。约30秒钟後,我的尿意果真来了,黄澄澄的尿液就这样从我的小缝尿了出来,我第一次在两个女人的面前如厕,如今我已经全部都是属於老公的了,我已经毫不保留的展现出来!

尿完後,我站了起来,「换你!惠美!刚刚奈美是小便,你就大便吧!」好子说。

「是┅┅」惠美已经脸红了。毕竟一个女人在两个女人前做这种事可以说是非常羞耻的事,虽然是同性都是女的。

惠美蹲下後,我和好子走到惠美的屁股後蹲下,看着惠美屁眼的变化。

「老公~奈美姐!请不要这样,我┅┅好不意思呀!」惠美说。

「不要说废话!快一点!」好子说。

「是的!惠美就快要出来了。嗯┅┅」惠美说。

惠美的屁眼好像有什麽东西要出来一样,渐渐撑开,接着是一个条状物从屁眼里被排出来!

「好可爱呀!惠美!这样才对!很好,那我们结婚那天我会送你们两个一个小礼物,这样礼物很重要,拿到後一定要好好的『戴』在身上!」好子说。

「是的!老公」我和惠美异口同声的说。

很快的,结婚的日子很快的来了。琴子和她的女儿┅┅不!是妻子才对,代子也来到我们家。

「你愿意嫁给好子做妻子,永远跟随着她吗?」琴子问。

「我愿意!」我说。

「那惠美小姐,你愿意嫁给好子为妻,并一辈子跟随着她吗?」琴子问。

「我也愿意!」惠美说。

「那从今以後你们就是夫妻了。」琴子说。

好子拿出了两样礼物是要给我和惠美的,分别是项圈和脚镣,我和惠美赶紧戴上项圈并穿上脚镣。我和惠美被「牵」进房间里,我们被脱光了衣服,此时好子的胯下穿上假的阳具,而阳具的另一端好像已经插在好子的阴到里了,接着这硕大的阳具便插进了我的阴道,在我的阴道中抽插。

「啊!老公!┅┅嗯┅┅嗯!啊!我的好老公!我爱你!!」我已经全身都陷入一种麻趐的感觉里。

我们三人已经是夫妻,我爱我的老公!即使她本来是我的妹妹,我的地位已经完全以我老公为主,我完全听命我的老公°°好子!

现在,好子已经在外面工作很多年了。而惠美是负责在家里的工作,我也在家里工作,我和惠美也常「玩」在一起,因为我们身上一直戴着项圈,而脚上仍锁着脚镣,因为我们都是好子的奴隶。我们没有自由,我们也不喜欢自由,我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失去自由、完全由别人掌握的感觉。

我的房间也移到了她新买的狗笼子里,我也了解,我也是一只下贱的母狗,即使好子没说,我也一直这样认为自己!

【完】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