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即将消失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东方媛,终於回来了啦!」


  在东方媛还没有踏入教室之前,班长就一脸紧张地在教室门口堵住了她。从没有受到过如此热情,东方媛不禁
後怕地退後了一步。该不会又什麽倒霉事让自己摊上了吧……还自己和老师事被大家发现了?……就在她心里拔凉
时,班长严肃地告诉她:「宁学姐等好久了!见到她,一定要向她道歉!」


  「宁、宁学姐?……」东方媛一时间不敢相信班长说话。


  宁学姐,不会就那个宁学姐吧……「就王子身边那个宁学姐啊!」班长着急地补充,「全校十大贵族之一呐,
居然不知道?!」


  果然那位宁学姐啊!


  东方媛冷抽了一口气,她将惊得快要滑落鼻梁眼镜重新顶了上去。


  关於宁学姐,她只有一星半点了解,这完全由於她和宁学姐只见过一面,还自己不小心扑倒王子那一回,而那
一回她可着实记得宁学姐对她脸色不很好。即便如此,经常以优雅温柔笑容示人、拥有一头漂亮卷发宁学姐全校有
名名门淑女,脸色再怎麽不好,也从未失态过。她和果敢直率乔恩恩属於截然两种不同风格美女。


  据美蕾不完全资料显示,宁学姐全名宁宓泠,全国有名书香门第旺族小女儿,从万溯雅开始就读,便陪伴在左
右。她家族中最小女儿,影响力却远远高於其子嗣,这完全因为她和王子这层关系以及与国王赏赐权威。


  「能不能不进去?」这种接近胆小鬼自宣告言语还没有说出口,东方媛已经被着急班长拉进了教室。


  刹那间,东方媛差点被教室里微笑着宁宓泠闪了眼睛。


  「东方媛…」也不知宁宓泠心里怎麽想,居然坐在东方媛座位上对她打招呼,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东方媛难
以想象书卷气质。也许头一次见面,王子太过耀眼,宁宓泠另外一种温和光芒被遮掩住了,而这一次,没有了万溯
雅清雅,宁宓泠独特魅力全开。


  在她身後站着几名其佩戴王子徽章女生,出奇她们微笑竟然就像COPY宁宓泠般,没有自特色。


  这微笑好耀眼啊!!东方媛一边心里赞叹,一边心里发怵。


  「宁……宁学姐……」她几乎被身後班长推着走到自己座位边。


  「王子徽章呢?」宁宓泠礼貌性地站起身,微笑道。


  ……要在这麽多人面前出示王子徽章吗?……东方媛一直小心翼翼地在别人面前能不显露徽章就不显露徽章。
只现在,在宁宓泠圣母般地注视下,她不得不从口袋里摸出了王子徽章。


  「哎?!她竟然有王子徽章!」「什麽时候有……」


  也许由於平时小心保密,班上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她身上携带有王子徽章,细小惊讶声里掺杂着羡慕和嫉妒。在
这个学园里,即使有人知道了,也似乎没有多大动力去宣传转学生佩戴王子徽章事。


  为什麽突然要出示徽章呢?东方媛蓦地有一种不好预感。


  「随身携带,很不错呢。心意感受到了。」宁宓泠轻轻地托起东方媛枕着徽章手,东方媛紧张天线也在瞬间立
了起来。


  「作为佩戴王子徽章一员,校园祭比赛,们会提供给特别帮助。」


  特别帮助?!完全没有料到宁宓泠做法,媛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好。


  「鬼屋搭建,人手、物品上,都不用担忧……」宁宓泠紧紧地握住东方媛那只手,她一双美目融入了水一般温
柔。虽然感觉到宓泠手很暖和很柔软,但媛却更被对方掌心里传来一片生冷所惊颤,仿佛对方如刀片寒光快要割破
她整只手。


  「哦哦哦,这算光明正大地抢人麽?」


  就在媛想抽出自己手却不能时,另外一个身影介入到她俩之间。


  ……文艺部部长乔恩恩……乔恩恩并没有穿着圣光学园校服,而穿着带有学校校徽以及骑士徽章骑马装。她高
挑身材,配上飒爽服装,尤其开得很低领口处春光引得全班男生猛吞了口水。


  东方媛也随大流,吞了一口口水。不知为何,比起优雅温柔宁宓泠,她似乎更愿意见到乔恩恩。幸亏乔恩恩出
现,媛适时地将自己爪子从宓泠手中抽开。


  乔恩恩身後跟着一批与她同样服装女生,与宁宓泠阵势不分上下。


  虽然乔恩恩出现,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宓泠给予媛精神上沈重压力,可──媛蓦地又有了一个不好预感。


  「东方媛,骑士徽章呢?」


  嗯?!她也要来问要徽章?东方媛立即有了种自己中了一千万彩票「悲愤感」,她在其同学巨大诧异声中,磨
磨蹭蹭地掏出了骑士徽章。


  「啊──不会吧,她还真有骑士徽章──什麽时候有啊!」惊讶声比先前那一轮更盛,媛满头挂黑线。


  什麽时候有啊?──这个问题,她坚决不能作答。


  乔恩恩自信地对媛旁边宁宓泠道:「作为骑士阵营一员,以骑士精神,们会无条件地帮助东方媛布置校园祭鬼
屋。」


  明显地看到眼前两个女生之间电火花,东方媛很想躲到北极去。倘若以前,她应该撒花才,但现在王子和骑士
两大阵营对立情形,真不她想要看到。


  只一个小角色而已啊……她一眼瞄到美蕾淡定地走进教室,淡定地从隔壁座位上拿出掌机,再飘飘然地与世无
争地飘出了教室,一滴冷汗挂在额上。


  还好,美蕾没有掺一爪子,说要自己展示蔷薇徽章。


  不过她没有想到,在她拎着自己做超级难吃蛋糕回家时,居然收到了美蕾幸灾乐祸短信:蔷薇一员,需要们帮
忙吗?^^ 美蕾。


  「不了,完完全全地够了。」东方媛不顾形象地翻了翻白眼回到,她完全可以想到明天鬼屋里会塞满了王子和
骑士人。


  蔷薇……?蔷薇就那浮云啊……东方媛很想泪流满面以抗议这难以预料窘境。不过,一想到回家,言夜旻笑容
就浮现在眼前,她就更加地想要流泪。


  在她回教室之前,那个恶魔威胁道:「帮助落难王子,可以。但若被发现再靠近少於一米,就让直接搬到家,
一个星期下不了床。」


  特地在「床」那里加重了语气。


  呃,简直就赤裸裸地没有任何道德地威胁啊!


  联想到那令人血脉喷张画面,东方媛连忙摇摇头,想要摇醒自己。


  假王子阴谋至今没有成功告诉给万溯雅,这才最最最最烦人事情!


  等东方媛回到家,护卫队早早地准备好了晚餐在等着她。艾艾告诉东方媛,万溯雅被离鸥拖走去做恢复检查时,
东方媛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


  「……不会回来了吗?」那究竟怎样才能告诉那件事情呢?


  东方媛再瞄了一眼不远处吃喝正欢影易,她腹诽影易就好像什麽都没有发生过无耻态度。


  早点告诉万溯雅,就可以早点将这个坏蛋扔出地球去!


  偏偏艾艾见到她神情黯淡,以为东方媛误会殿下不会回来,立刻安慰道:「例行检查,没事啦!殿下今晚肯定
回来。要不然,东方小姐可以在殿下休息卧室里等?」说罢,露出了狐狸般笑容。


  东方媛一开始没有领回深层含义,直到一旁吃饱喝足影易敲了一下艾艾脑壳,抱怨道:「应该让她跑到床上才!」,
媛才恍然大悟艾艾所说话如何不良。她随即窘迫异常地拿起饭碗,独自一人跑到厨房洗碗,以免让人发觉她脸上红
晕。


  ──不可能会干出这样事啊……在今天和言夜旻发生关系後,她再一次明白了自己所能做事和不能做事。


  刷拉拉水声,就像她难以平复心声。


  覆水难收,她已经回不到过去她了,至少她自己那麽认为。


  已经没有人能够将她拉出恶魔迷香,而她也不愿意将人扯入黑暗深渊中。


  某点上,她反而更加希望王子不再回到这间屋子。


  忽然间有一个身影从她身後欺近,那个身影伸出冰冷手指,拂过她脸颊,「好像哭了……」


  这个身影和熟悉声音语调,本该属於,但东方媛从空气中闻到了不一样味道。


  於她咬着牙道:「可以离一米远吗?影易!」


  背後传来「扑哧」嘲笑声,那确实影易恶作剧。离开东方媛身後,跑到冰箱里拿出了东方媛难吃蛋糕,吞了一
口,被那诡异味道给呛住了。


  「冰箱里有冰水。」纵使再怎麽生气,见到被自己蛋糕虐到影易狼狈,东方媛脸上好不容易现出一丝笑容。她
有点点原谅影易那些作为。


  「呵呵,好歹真地笑了。」影易咕嘟嘟地喝下了大半瓶冰矿泉水,笑道。


  不得不承认,在影易正常时候,顶着与万溯雅一样脸还蛮可爱,而好像总能从媛细微举动中看清她心情。


  「一直都有笑啊!」东方媛狡辩道,她突然想起了今天王子和骑士间骚乱,问,「拜托宁学姐帮助布置鬼屋吗?」


  影易站在离她一米远地方,鄙视地回答:「嘁!别自作多情了,那闲事,可没空管。如果其事,倒很愿意。」


  「……那就万学长了……」


  影易眯起了眼睛,认可了东方媛猜测:「姓宁女人只会听姓万人话。无论装得再怎麽像,她也能分得很清楚。」


  「……宁学姐对们很了解?」


  「算吧。毕竟形影不离……」影易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前进一步,准备将1 米距离缩短,「在刺探情敌情报
麽?可要收费!」


  「给吃做蛋糕吧!」对於无耻影易,东方媛此刻也已经毫不心软,只见影易嘴角抽搐了一下,一米距离随之反
而加长了。


  吓退了影易,东方媛对口中「形影不离」思考了许久。


  「形影不离」那什麽样概念呢……应该可以说成们待在了一起很长时间,有了很深感情吧。


  这样形影不离她,肯定知道万溯雅待在媛家里事。


  大概这麽就可以理解宁宓泠为什麽表面上在热情地帮助自己,但从她温如水眼睛里却能感受到寒意吧。


  「们在一起很配。告诉之後,就彻底地结束。」东方媛小声地对自己说道,她这些话被刷刷水流声冲得一干二
净。


  当──当──当……当时锺敲响午夜十二点,流着口水在书桌上睡得很香媛醒了过来。


  啊啊啊!干吗要睡着呢!要错过了万溯雅回来,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告诉那件阴谋!


  也许上天被她怨念烦到,这时从门外传来了有人上楼梯脚步声。


  缓慢中带着几分沈静。


  「万溯雅回来了!」一定!东方媛立刻打开门,跑了出去。


  楼梯口很黑,却因为那个人存在而霍然明亮了起来。


  媛傻傻地待在楼梯口,俯看着楼梯上她曾以为自己已经很熟悉少年。


  万溯雅身披着她从未见过黑色披风,俊秀脸上满载着浓浓倦意和孤寂感。可自见到她那一刻起,唇角浮现起淡
淡笑意。


  「……特地在等吗?……」问道。


  「…………想……」不知怎地,媛像着了魔般,原先想好台词在见到万溯雅瞬间全都堵在了喉咙口。


  刷──飒飒披风划破夜之空气声音,紧接着,媛落入到了怀中。


  「好高兴。在等。」


  仿佛寂寞了几百年後终於寻得了温暖,万溯雅将媛紧紧地搂入怀中,将脸庞埋入了她发间。


  不已经决定了结束这一切了吗?!可──此时此刻,万溯雅心跳犹如破碎玻璃般,那麽脆弱。


  好像只要一开口,就会全部地碎掉。


  不想……不想亲耳听见那碎掉声音……媛微微咬起了自己嘴唇,心疼得快要出血。


  一米距离,消失殆尽。


  距离东方媛居所不远处,隐藏於暗夜之中少年摘下了可以看透墙壁之後事物眼罩,一双黑润眼睛露出了与年纪
不符阴冷,戴着黑色手套右手在枝干上留下了一道道黑色痕迹。白天,言夜旻少爷身份里最不可缺少风度翩翩少年
执事,一到黑夜,就代替言夜旻沾染鲜血死神。只,这段时间工作又增加了一个环节,不再杀人,而监视东方媛一
举一动。


  但这种监视却极度苛刻,不准装监视器,即使装了,王子敏感护卫队也会发现,反而会暴露。


  「哼。」冷冷地哼了一声。随着盯东方媛时间越长,就发现自己越受不了这个女人。


  好想立刻杀掉她,使之变成一滩血水念头,总在心头挥之不去,尤其现在,监视到东方媛不带一点反抗地待在
王子怀中。


  背叛少爷女人!


  「水性杨花。」阴森森地评价道。在认为继续这样看下去也不会有第二个结果,东方媛下一秒肯定会滚到王子
床上去,於有了想离开打算,那种劲爆画面,以前在少爷身边时已经看得太多了。


  「这麽快就要走了吗?」


  突然间,身边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欣长身材被一袭黑色长袍包裹,脸上银色面具平添了几分
神秘气息。然而,少年没有多大惊讶,能从那一身装扮之下嗅出与相同气息──死亡气息。


  「,离鸥。没有死?」


  「没有死,隼。」面具青年淡然回道。


  「没死就好,和之间决斗还没有完。」


  隼眼中印入了当年这个面具青年坠入悬崖,掉入大海情形。


  没有死,很好。


  右手冒出了屡屡黑色烟雾,然而离鸥却将视线转向万溯雅卧室方向,亲眼看到万溯雅抱着那个令头疼万分女孩
进入了卧室。


  「会有机会。只,现在还不行……」面具之下离鸥眉头蹙起。


  隼随着离鸥视线也望过去,已经看到了万溯雅将东方媛放倒在了床上,不禁嗤笑了一声。


  「现在在为万溯雅工作?」问离鸥。


  离鸥回道:「。不也在为言夜旻工作?」


  隼笑了几声,收起了右手上黑雾,没有否认,即代表了承认,不过可再没有心情去看所谓床戏了,「对这种激
情戏没兴趣,至於决斗事,会时常提醒。」


  就在隼准备离开时,离鸥一句话却叫住了:「关於屋里女人和王子事,准备尽职地告诉家少爷麽?」


  「当然。」一直期待着少爷所说惩罚,但现在迟迟没有见到,也许这一次可以让少爷实施惩罚计划?只要一想
到少爷在家饮茶时候还要提起东方媛,面露笑意,心里就很不爽。


  「若想让这个女人彻底地勾引到们家少爷,尽可以去告诉。相信第二天,这个女人就会躺在少爷床上,们关系
会更近一层。」


  「嘁!」隼并不赞同这个观点。


  「据说知,那位少爷曾说过若王子再靠近东方媛少於一米,就让东方媛直接搬到家,一个星期下不了床。」


  隼此时眼睛像染上了琥珀色,在黑暗中发出了灼灼之光:「……在监视们?」


  这一句话,隼知道,但没有想到另外一个人竟然也会知道。


  「彼此,彼此。」离鸥一直没有将视线移开,直到万溯雅将窗帘拉上,才正正式式地回过头,看着浑身冒着戾
气隼。


  「忘了,监视们本能,而和流有同样血液,隼,弟弟。也许也发现了,这个女孩魔力。男人们似乎都对她感兴
趣,连一向律己王子也不例外。这已超出了们所能控制。」


  隼啧了一声,离鸥这一段话正好说到心结上。少爷脾气,最清楚不过,对女孩说出一个星期下不了床话,绝对
可以干得出来。这样便会出现两个结果,少爷依恋上女孩身体,或者另外一个结果,少爷玩腻了,不玩了。从少爷
进入学园,和这个女孩频繁发生关系却仍然不愿意放弃这个女孩可以得知,一个星期爱欲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


  也许少爷会更加不可自拔吧。


  这时,离鸥继续说道:「作为少爷最信任,难道要让少爷越发偏离正常轨道麽?」


  「在告诉,不要告诉少爷这件事?」隼右手捏了起来,手套上寒气正扩散开。


  「这可不从口中说出来方法。」离鸥反而维持着平淡语调。


  「那就要听之任之?」隼仿佛能听到屋内东方媛被王子爱抚娇喘声。


  可恶女人啊!


  「转机就在校园祭上。」离鸥仅仅说到这里,就不再开口,沈默地注视着眼前少年。


  还与以前那样容易被唆使,挑逗孩子,一点都没有长大。


  「校园祭?」隼先一愣,後仿佛看穿了面具之下青年那双眼睛所流露出来意思,赞同地一笑,「这确实一个好
机会。」


  ──让这个女孩消失好机会。


  这种想法,不用言传,身上流着相同血液兄弟,已经达成了共识。